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超級生物兵工廠 txt-第733章 姚嵐讀書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超级生物兵工厂
老板娘风.情万种的开口调笑道。
而刚刚回来的林寒,则是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就准备返回大通铺去睡觉,只不过才刚刚推开大通铺的门,林寒却忽然停住脚步,回头问道:“老板娘那里可有酒水?我喝两杯安安神!”
“公子真是好雅致!”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七里香忍不住的开口低笑,她还发愁用什么理由来勾.引林寒,没想到林寒自己就上钩了。
妩媚的横了眼林寒,七里香才是款款回身,开口笑道:“公子,奴家的美酒在这里等着您呢!”
一句话,可以说是极尽魅惑了。
换了旁人,说不定已经被这七里香给迷魂了。
只不过林寒却心头清明,脸上的笑意也更加明显,经过楼上那一对夫妇的房间时,还悄无声息的发出一道寒气,直接透门而入。
同样是进入房间,七里香正准备给林寒倒酒时,隔壁忽然传来那那对夫妇哭天喊地的哭声,而整个客栈的人,也都是被瞬间惊醒了。
“天杀的,谁愉了我们的盘缠!这让我们怎么活啊!”
一声凄厉喊声,让所有人都是被惊醒过来,等到众人出去,就看到那一对夫妇在客栈的大堂里吵吵了起来。
对此,老板娘七里香似乎也是颇为无奈,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安静不动的林寒,只能是走出门开口道:“你们别嚎了,我现在就找人去叫镇子里的捕头庞大人,只要他来,一定会给你们一个答复!”
另一边,柳若馨、朱一品、杨宇轩等人也都被彻底的惊醒,当看到林寒从老板娘的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柳若馨的脸色就瞬间变的铁青无比。
“林寒!你在那里干嘛?”
柳若馨忍不住的怒目瞪着那老板娘七里香。
而七里香则是轻笑了一声,低声道:“哎哟,姑娘不要误会,公子只是和奴家喝了杯酒,什么都没有做呢!”
但是,七里香越是这么说,就越是让柳若馨伤心,心中的怒火也是蹭蹭蹭的往上窜。
上前几步,柳若馨就准备好好的质问一下林寒,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不过也正是在此刻,在七里香旁边的林寒却忽然伸.出两根手指,就在七里香的后背点了下去。
“葵花点穴手!”
鳴 人 雛田 h
一声轻响,七里香的身体就彻底的僵住,而林寒则是看向朱一品,再次开口低声道:“朱哥,老赵在这房里,先去把他弄醒!”
而听到林寒的话,朱一品此刻才是猛然发现赵布祝不见了,看到林寒的眼神,才是瞬间明白了过来,林寒现在如此说,恐怕赵布祝多半是被这老板娘给弄昏迷了。
而另一边的柳若馨在看到这一幕后,也瞬间知道自己误会了林寒,刚想开口道歉,却没想到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喧哗。
紧跟着,一个捕头模样的人就大摇大摆的冲了进来,赫然就是春风镇的捕头,庞大人。
233这庞大人才刚刚进入客栈,就一眼看到了七里香被林寒擒下的样子。
面色一变,这庞大人就已经开口怒喝道:“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
听到这庞大人的话,林寒便是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
“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但是这个客栈里偷窃客人的钱财,你要不要管?”
林寒开口看着那胖达人冷声说道。
那庞大人一看林寒如此,在看到七里香此刻的样子,当即便是开口怒道:“有没有偷窃,本大人自然会审问,现在我要先审问一下老板娘,你有意见?”
一听这庞大人的话,柳若馨和杨宇轩便都是冷笑了起来。
他们两人一个是西厂的,一个是东厂的,不管是哪一个身份,说出来都足以吓死这庞大人,偏偏这庞大人还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几人放在眼里。
而另一边的林寒轻笑一声,却并没有理会对方,只是伸手解开老板娘的穴位。
这个动作,也是让庞大人微p微发愣i他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但是眼力还是有的,这样的点穴功夫,恐怕功夫都是不错的。
不过庞大人也是毫不畏惧,他是官府的人,普通的武林中人,压根就不敢招惹朝廷的。
而另一边,那老板娘才被林寒解开穴道,顿时便是开口哭诉道:“大人,您可要给奴家做主啊!”
庞大人深深的看了眼这貌美如花的老板娘,才是深吸一口气道:“有什么问题,到房间里跟我说,你放心,有我在,绝对没人敢伤你!”
看到这庞大人如此的威势,那两个丢了银钱的夫妇,也是急忙开口道:“大人,我们的钱财丢了,还希望大人能够给我们做主!”
原本这庞大人就是为了此事而来的,谁知道此刻听到这对夫妇的话,他却摆手开口道:“你们给我等着,本大人自有论断,我先找老板娘了解情况,在来问询你们!”
“……”
众人闻言都是一愣。
这办案哪里有放着受害人不管,去找别人的?
此时此刻,众人也都看了出来,这庞大人和那老板娘七里香,多半是有一腿,否则的话,又怎么会如此的紧张对方。
这边庞大人拉着那七里香进了房间,而另一边的林寒则是开口笑道:“你们也不用伤心,你们的钱财就在后院的马厮里!”
说罢,林寒又是看向杨宇轩开口笑道:“别忘了那里还有几个同伙,你最好审问一下,也许会有意外收获!”
杨宇轩微微一怔,不过瞬间也明白刚才林寒出去做什么了,此刻听到林寒的提醒,瞬间就明白恐怕里边还有隐情,当即便是点了点头,便是准备带着那丢东西的夫妇到客栈的后方去了。
至于此刻的柳若馨和朱一品倒是见怪不怪了,倒是陈安安,此刻忍不住的看着林寒开口道:“可以啊小寒,你怎么知道他们有问题的!”
林寒闻言则是开口笑道:“从我们一进门就知道了!”
陈安安一愣,而旁边的朱一品则是开口笑道:“没错,我也觉得这客栈不对劲,哪里有一晚上就要十两银子的客栈,他们这样做,也就是为了看谁有钱,这样一来,普通客人自然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带的银钱多了,到时候可就要哭了!”
朱一品的话,让众人都是恍然大悟。
而另一边和杨宇轩准备去取宝箱的夫妇,也是瞬间明白了过来。
当即几人也不说话,很快就到了客栈后方的马厮里,接着又过了没多久,就看到杨宇轩押着几个客栈的伙计走了过来,而那一对夫妇,则是捧着自己丢失的钱财欢天喜地的笑着呢。
接着,这夫妇两人到了林寒身边,也是千恩万谢了起来,然后更是取出几百两想要感谢,只不过却被林寒轻描淡写的推辞了。
不过,在等到这对夫妇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却猛然发现自己床上熟睡的孩子不见了这一下,两人连刚刚找回的宝箱也是顾不得了,又是一阵的哭天喊地。
这哭泣声,也直接招来了楼上的庞大人和七里香,当听到又是丢了小孩的时候,这庞大人才是开口道:“镇上最近闹鬼,这种事情,你们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只不过那一对夫妇却是压根就没有去搭理庞大人,反而是求助的看着林寒几人。
方才这庞大人对他们丢失钱财都是不闻不问,反而去和那七里香进房间里私会,倒是林寒轻松的就点破了宝箱的位置,故而此刻,两人也只能求助于林寒。
“公子,求求你们帮帮我们把,我们老刘家可就这么一根独苗啊,这要是孩子没了,我们夫妇活着也没有意思了啊!”
林寒听到这对夫妇的求助,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只是看向旁边杨宇轩抓来的几个人,开口笑道:“你们放心,孩子应该也是他们偷的!只要审问一番,就能够知道了!”
两人的对话,让旁边的庞大人也是忍不住的感到几分尴尬,看了眼林寒几人,在看了眼杨宇轩所抓的几个客栈的伙计,他就开口喝道:“大胆,本大人乃是春风镇的捕头,你们私自抓人,该当何罪?”
一听这庞大人的话,林寒便是忍不住看过去开口笑道;“你身为捕头,竟然和盗窃犯勾结,你可知道是何罪名?”
庞大人一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林寒继续开口喝道:“杨宇轩,去把那老板娘抓起来,还有这个庞大人也抓起来!”
杨宇轩面色一冷,下意识的瞪了眼林寒,只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猛的抽出断刀,就冲向了那庞大人。
而另一边的柳若馨,此时也是毫不犹豫的出手,两人一左一右,不过三两招,就已经把那庞大人和老板娘七里香都抓了起来。
只不过那个庞大人显然是在这春风镇坐了太久的地头蛇,此刻看到这一幕,竟然还开口大吼道:“你们竟然敢抓朝廷的人,你们……”
刚说到一半,杨宇轩就忽然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啪的一声砸到那庞大人的脸上。
这一下,顿时让那庞大人更加的暴跳如雷,只不过看到掉落在地上的令牌之后,这庞大人却是瞬间就是被吓得魂飞魄散。
此刻即便是杨宇轩已经放开了此人,这庞大人也是根本就不敢逃,反而是急忙跪在地上哀求道:“大人,在下只是个小捕头,什么也不知道,求大人明察……”
“是吗?那你和这个老板娘……”
林寒不怀好意的看着跪地求饶的庞达人开口问道,脸上的笑意却多少有些邪恶。
而那庞大人听到林寒的问话,顿时一个哆嗦,急忙开口道:“大人明鉴,大人明鉴,我只是一时糊涂被她迷惑,她做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啊!”
到了此时此刻,众人都已经明白了过来。
这悦来客栈的老板娘七里香开黑店的事情,这个庞大人多半是知道的,只不过这两人之间有一腿,这个庞大人自然也就是挣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而此时,另一边的杨宇轩则是再次开口喝道:“你们现在最好还是乖乖的给我说出婴儿的下落,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东厂的刑法不认人……”
那庞大人一听东厂两个字,又是忍不住的一个哆嗦,但是在听到后面关于婴儿的话后,整个人却是不可思议的看向了一旁的七里香,然后恨声问道:“什么……你们……那些婴儿,都是你偷的?”
而此时的七里香早就已经懵逼了,她原本以为林寒等人都只是普通的客人,哪里想到此刻竟然一脚踢到了铁板。
只不过,此刻的她却还是在顽抗着,同时更是开口狡辩道:“老娘才没有做那些事情,我……我也不知道是他们做的!”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看向了自己的那几个伙计,显然是准备把罪名都推到那几个伙计的身上了。
如此一来,那几个被杨宇轩抓住的伙计自然就不会干了,此刻都是一个个的瞪着老板娘。
只不过不知为何,这几人却都是不肯开口,显然是准备替老板娘扛下这罪名了。
也恰好是在此时,林寒忽然自言自语的开口笑道:“贩卖儿童的主谋可是死罪,但是如果只是被胁迫或者说是帮凶,那罪名可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说到这里,林寒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几眼几个伙计,开口低声道:“这种事情可要想清楚了,到底谁是主谋,谁是从犯!”
这简单的一句话,在那几个伙计的耳朵里,可谓是充满了诱.惑。
沉默了片刻,就有一个伙计猛的开口道:“老板娘,咱们俩虽然有夫妻之恩,可这是杀头的罪名,我牛二可抗不起,您还是快点招了吧,都是您指使我们做的!”
“什么……牛二,你竟然跟她……”
另一个伙计满脸惊愕的看着老板娘七里香,忍不住的怒吼道:“你和庞猪头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你竟然还跟牛二有一腿?”
“你们……七里香,你还口口声声说要跟我厮守……”
“……”
一时间里,几个伙计都是异口同声的指责起了七里香来。
而旁边的林寒几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到了现在,他们已经是明白了过来,这七里香和几个伙计都有染,恐怕也正是因此,才能够控制住几个伙计。
只不过这些人之间都是彼此不知道,此刻全都是感觉被背叛了一般,也都是纷纷开始说了起来。
也是随着这些伙计的招供,整件事情也终于是浮出了水面。
七里香的这个悦来客栈,不光是一个黑店,在平日里,他们还从事盗墓等职业。
不过在这悦来客栈附近有一个武功高强的疯女人,经常会去偷小孩子,只不过偷完之后,却又常常忘记孩子放在哪里,无意中发现这件事情的七里香,顿时就生了邪念。
从那以后,七里香便是伙同春风镇的那个导游,不光是干起了偷东西盗墓的事情,还顺便编造了鬼孩子的故事,干起了贩卖儿童的事情。
单单是一个春风镇,他们就偷了四五个孩子,跟别提还有往来客商的银钱和孩子。
如此人神共愤的恶事,可是让柳若馨等人都是有些听不下去。
甚至连那个庞大人,此刻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七里香,开口吼道:“你这个贱女人,你不是说你就是一些小打小闹偷点东西吗,你……你竟然做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七里香此刻已经是无话可说了,只能看着庞大人开口吼道:“你还说,如果不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不肯给我名分,我又何必这样攒钱?”
那庞大人一怔,口中却是再次骂道:“你这人尽可夫的烂女人,还想让老子负责?”
一时间里,两人可是吵得不可开交。
而旁边的林寒见此,则是再次开口笑道:“别吵了,你们几个还是乖乖的等着官府的判决吧!”
到了此时此刻,这春风镇鬼孩子的事情,已经是完全被探查出来了,而这一众元凶,也是彻底的被制服。
只不过也正是在此刻,旁边的朱一品却忽然开口道:“小寒,他们刚才说的那个偷孩子的疯女人,该不会就是咱们在船上的时候遇到的吧?”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才是开口道:“没错,不过这件事情,可能要问一问杨宇轩了!”
“我?”
杨宇轩一怔,不过神色之中,却猛的浮出了几分的愕然之色。
片刻之后,他才忽然开口道:“当时那个疯女人虽然是披头散发的,但是看她的身手和功法,却像极了当初我执行任务的一个女人!”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不过却有些疑惑的看着林寒,不明白林寒是怎么知道的。
而林寒则是看着众人开口笑道:“你们还记得当时童童刚刚出现的时候吗?”
众人一愣,不明白林寒为何又是提到了童童。
而林寒则是上前几步,拉着童童的手,低声开口道:“童童,你当时是不是被他给吓到了?”
说罢,林寒直接伸手指向了杨宇轩……
一时间里,众人都是看向了童童,这也是让这个小小的女孩瞬间胆怯了起来。
只不过林寒却是低声开口道:“别怕,哥哥在这里,没人能害你!”
这简单的一句话,却让童童瞬间安心下来,急忙点了点头。
看到童童如此,柳若馨也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小寒,你是说……当时童童带着面具出现在天和医馆的门口的时候,是因为看到了杨宇轩,所以被吓晕了?”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又是开口笑道:“第二次的时候,也是杨宇轩出现,把童童给吓得不敢说话,只不过那个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没有在童童的身上,反而是看到了童童的鞋子,所以都没有注意到童童的反应!”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谁也没有想到,林寒竟然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已经留意了各个细节。
而紧跟着,林寒便是再次开口道:“所以在那个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多半和杨宇轩有些联系!”
说到这里,林寒又1.1是微微停顿,再次开口道:“后来到了春风镇,我就知道一定是杨宇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