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276 你的犬子閲讀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入选国家队,潜力值+5!目前可用潜力值12点。”
哇!发财了!
荣陶陶感受着内视魂图传来的信息,不由得心中狂喜。
很好!万事俱备,只等自己魂法·冰雪之心上4星,魂技的潜力值上限就可以开点了!
精英级的魂技,统统可以往大师级晋升了!
而且,这一身的技艺增长速度也不用发愁了,哪里限制点哪里!再也不用担心卡等级了!
曾经的荣陶陶“兜里没钱”,觉得日子要紧着点过,现在可是舒服多了,起码心里有底了。
想当初,荣陶陶拿到关外第一的奖励,也不过区区3点而已,而这全国大赛前八,也就是入选国家队,竟然给了足足5点潜力值,这……
我这要是再拿一个全国冠军,岂不是要起飞喽?
一只手掌突然落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耳边,也传来了高凌薇的声音:“在想什么?”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一时间,整个世界仿佛都有了声音!
一阵阵的掌声与欢呼声从四面八方用来,不绝于耳。
紧接着,荣陶陶拾着高凌薇的手腕,高高举起,向观众们致谢。
高凌薇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她很享受这样的一刻,尤其是…他们的战术制定的完美,执行的更加完美。
还有什么比力克强敌更舒爽的事情么?
事实证明,无论属性克制与否,只要用心,他们甚至可以兵不血刃的拿下比赛。
如果是赛前,有人预测说高凌薇、荣陶陶小组能无伤拿下比赛,恐怕会被人喷的生活不能自理。
然而比赛不是冰冷的数据,也不是纸面实力单纯比较出来的,是真刀真枪杀出来的!
“荣陶陶牛批~!”
“小姑娘很不错,很讲武德哦,这才是魂武者应有的风范嘛!”
“雪境独苗!雪境排面!而且是本届雪境唯一的排面!”
荣陶陶正和高凌薇向着四面八方致谢,转身的时候,却也看到了两只凶残的小萝莉。
两人…嗯,身上的伤势并无大碍,妹妹李姿还需要治疗一下,而姐姐李沐却是根本没受伤,毕竟高凌薇最后的锋雪大刃及时停下了。
在教练组的关怀和医疗队的围绕下,姐妹俩的眼神,竟然穿过人群,死死的盯着荣陶陶。
两只小萝莉的眼神,简直都要冒出火来了!
荣陶陶讪讪的笑了笑,对着两只小爆贝儿友好的点了点头。
场上的一切行为都是战术,场下,荣陶陶不可能闲着没事去招惹别的女孩。
嗯,惹一个大薇就够了……
李姿一边被海祈之芒治愈着小腹伤口,一边恶狠狠的看着荣陶陶。
她鼓着小脸蛋,一副凶巴巴的模样,竟然发现这个该死的少年对自己笑着点头?
呀~恼火呦!
李姿“哼”了一声,道:“讨厌你!”
身旁,李沐也是气呼呼的看着荣陶陶:“你给我等着哦,等着!”
好家伙,就连威胁人都是这么奶凶奶凶的,跟云云犬有一拼。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我等啥?
你在西北岩浆泡澡,我在东北大雪淋头。估计咱们这辈子见不到了。”
李沐握紧了拳头,大声喊道:“我还会回来的!”
李姿一脸认真的点头:“对!八强!败者组第一,一定是我们!等着我们!队内赛要你好看!”
荣陶陶面色古怪,我都已经放过你俩了,怎么,还想尝尝我这张小碎嘴?
荣陶陶撇嘴道:“不用你要,我天生就这么好看。”
说着,荣陶陶歪头看向了高凌薇,询问道:“诶~我,怎么,这么,好,看?”
“去。”高凌薇笑着啐了荣陶陶一口,拽着他的手臂退场,避免发生更大的冲突。
身后,是两只火爆萝莉气恼的声音:“诶呀!好气哦!”
“高凌薇!荣陶陶!”两人刚刚下场,一堆记者便围了上来,“精彩的比赛!精彩!”
“教科书一般的逆属性战斗!这是你第一次使用雪鬼手魂技,就发挥出了如此奇效!前几场比赛你是一直在忍着吗?”
旋风百草3-虹之绽 明晓溪
荣陶陶已然有了经验,一手斗星气开路,不过却也没有太过无礼,并未掀翻记者们,他只是一边走着,一边回应:“这项魂技是我们松魂校长强力推荐的,到底是老校长,眼光毒辣,这项魂技的确很适合我。
但在出了雪境大地之后,雪鬼手的生存空间被压缩了,我刚才能把它用出来,多亏了高凌薇为我留下的一地霜雪。”
“高凌薇!你在最后时刻停下了进攻,避免了即将发生的惨剧,是什么让你如此及时的收手?”
高凌薇低着头,大步前行,开口回应着:“是裁判的哨声。如果有其他人在我身旁大喊,我可能真的听不到,毕竟我当时的注意力很集中。
但是裁判的哨声很尖利,有很好的提醒效果。”
记者突然问道:“荣陶陶在场上指挥的时候,不是一直大喊大叫么?你怎么能听到他的指挥?甚至身体下意识的做出动作?”
高凌薇抿嘴笑了笑,看了一眼右前方的记者:“他不是‘其他人’,不是么?”
记者:“……”
好家伙,把狗骗进来杀?
反了呀,身份反了呀!
我才是记者!我才是那个应该下套的人!
就这样,一群记者围着荣陶陶和高凌薇前行,众人走过之后,留下了一个傻傻站在原地的记者,掉了队,独自在风中凌乱……
荣陶陶两人终于和两位教师汇合,在教师的护送下,迅速进入了球员通道。
荣陶陶却是凑到了高凌薇的身侧,轻轻的拾住了她的手掌:“你不用这么刻意隐藏自己。”
“什么?”高凌薇有些疑惑,转头看向了身侧的荣陶陶。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他们采访你的时候,你就正常回答就可以了,不需要把话题引到我身上,胜利是我们两个人的,但我感觉,你总在往后退。”
“嗯……”高凌薇微微皱眉,似乎也是刚刚才意识到,她行为的转变,是因为心态上的转变。
与荣陶陶共同奋斗,出生入死这么久,在不知不觉间,她的心态真的已经改变了。
想当初,在松江魂武重见冬阳的那天清晨,两人在食堂的岔路口并肩而立,望着数月不见的太阳,说着一起站在最高舞台上的野望。
那时的高凌薇是下定决心,要带着荣陶陶前行。
而此时……
与其说是“带”,倒不如说…她愿意陪着荣陶陶共同前行。
她曾是关外王,是万众瞩目的、站在聚光灯下的骄傲魂武者。
但不知道从何时起,她心中的骄傲与自豪似乎转移了对象,她更愿意站在一旁,看着荣陶陶步步登顶。
那种滋味,那种满足感……
甚至比她自己站在聚光灯下更开心一些?
“发什么呆呢?”荣陶陶好奇的询问道,看着高凌薇那思考的模样,不由得动了动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的手指肚。
“没。”高凌薇摇了摇头。
短短的时间内,她似乎想明白了自己的心理,也知道了这潜移默化的结果到底源自哪里。她很接受、甚至很期待两人的未来……
她看向了荣陶陶,开口道:“还有三场。”
“啊。”荣陶陶嘿嘿一笑,“还有三场!”
昔日里,在松江魂武大学校医院的病房中…嗯,也就是荣陶陶差点宰了高凌薇那次,他曾陪护在高凌薇的床边,和她说着他的决心、他的目标。
这种一步步达成目标的滋味,简直是太舒服了。
前路漫漫,无论是关外排位赛,还是全国大赛,都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目标而已,事实上,他们已经算是站在华夏最高的舞台上了,至于未来的三场,到底能打几场……
看命,看实力吧。
如果将目光放远,两人这才刚刚起步罢了。
荣陶陶一直认为,相比于他的终极目标而言,全国大赛还很小,小到只是他生命路途中的一次点缀。
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刚见到她?
所以,我什么时候才能进入雪境旋涡,才能真正参破那颗星球的奥秘?
毫无疑问的是,此时在全国大赛上比拼的荣陶陶,不仅在收割荣誉,更是在给自己打基础。
潜力点,就是他最大的仰仗,拼尽一切得到了它们,也就有了更高一层级的成长可能!
就在众人走进球员更衣室的时候,荣陶陶突然停下了脚步。
本该空空荡荡的房间里,竟然还坐着个人?
一个身材高大、面容俊朗的中年男子,此时,正笑呵呵的看着门口几人。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爸爸?”
荣远山的眼神,却是落在了荣陶陶牵着高凌薇的手掌上。
而荣陶陶…跟其他孩子真不一样,并未松手。
不过,荣陶陶本来就不是普通世界的普通学生,你跟一个每日每夜出生入死、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的魂武者说这些?用普通世界的规则束缚特殊世界的人,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荣陶陶不仅没松手,他那拾着高凌薇的手掌,甚至还握得更紧了一些……
荣远山脸上带着笑容,站起身来,却是向一旁的夏方然伸出了手掌:“夏教,久仰久仰。”
“你是荣陶陶的父亲?”夏方然伸出手掌,笑着询问道。
“是的,犬子给您添了不少麻烦,也多亏您费心费力的保护他。”荣远山握着夏方然的手并未松开,另一只手还按在了夏方然的手背上,一副很感激的模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我是松魂教师,应该的。”夏方然笑呵呵的说着。
“之前,孩子来帝都城星野旋涡训练的时候,跟我说起了你,也说了你们很多的经历。”荣远山似乎心中满是感慨,道,“感谢你,救了他一命,而且很可能不止一命。”
“呵呵。”夏方然笑着摇了摇头,在荣远山面前,竟然展现出了谦逊的一面,道,“我和淘淘算是互相帮助,互相解救。”
“夏教中午有时间么?是否有幸请您小酌一杯?”
夏方然点了点头:“当然,我这日程表都是跟着俩徒弟走的,而且我得时刻跟在他俩身边。所以,你请我,那就得请他俩,要不我去不了啊~”
“哈哈。”荣远山哈哈一笑,终于松开了手,看向了一侧的杨春熙。
“荣叔叔。”杨春熙一副落落大方的模样,笑着打招呼。
“好,好。”荣远山脸上的笑容不是假的,心中的喜爱更不是假的。
事实上,荣远山和杨春熙见面次数并不多,还不如通的电话次数多,不过即便是在电话里交谈,荣远山也总觉得,自家的孩子有点配不上这么优秀的杨春熙。
其中最配不上的一点,就是“时间”了。
荣阳的工作性质,导致了他真的很难有时间陪伴杨春熙,荣远山一直觉得,荣阳有些对不起杨春熙。
不过…这毕竟是孩子的事,荣远山还是有分寸的,并没有参与其中。
“阳阳可是给你留下个烂摊子啊?”荣远山笑着打趣道。
“怎么会,我喜欢他还来不及呢。”杨春熙笑盈盈的说着,这个回应很有趣,这个代词“他”,怎么理解都可以。
也不知道杨春熙具体说的是哥俩哪一个?
亦或者…她在说每一个?
华夏人嘛,人人都要面子,她和荣阳的感情是两人的私事儿,但荣远山却又是荣阳的父亲,所以…杨春熙的回应的确很有趣。
“切~”荣陶陶面色不满的看着父亲,道,“几个月不见,我又不是你的爱子了,变成烂摊子了呢~”
夏方然:“……”
说实话,夏方然是万万没想到,荣陶陶还真敢这么跟荣远山说话!?
同病相怜啊?
我本以为荣陶陶只这么怼我,原来他父亲也敢怼?
一时间,夏方然仿佛找到了知音!一会儿必须多喝两杯!
荣远山笑骂道:“别说胡话!”
荣陶陶一脸的哀愁,转头看向了高凌薇,幽幽的开口道:“他甚至都不愿意叫我一声淘淘……”
高凌薇:“……”
我和你父亲还没正式说话呢,你这么做真的好么?
想到这里,高凌薇心中气恼,重重的捏了捏荣陶陶的手。
“嘶…对了!”荣陶陶被捏的生疼,一阵龇牙咧嘴,却是转头看向了荣远山,“一会儿你跟夏教多喝两杯啊!感谢感谢人家。”
荣远山:“怎么?”
荣陶陶:“你的犬子来帝都参赛之前,去松柏镇会亲家了,你不是忙嘛,夏教代替你去的。”
夏方然:“……”
荣远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