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305 廟推薦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大柳树的后面是一道直上直下的小坡,不高,也就一人高一点罢了。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笔趣-1305 廟推薦
依着小坡,在里面放着两个只有半人高的小庙,而在小庙旁边的地上,还有一点点水迹格外显眼。。
“咳咳,我刚刚在坡上,没注意,不过我看到那两个香炉后,立刻就憋了回去。”
见萧寒看向那水迹,小东脸一红,赶紧跑过去,踹起旁边的土块痕迹掩盖,话说,刚刚要不是他一泡尿憋的慌,还真发现不了藏在这里的小庙。
“下次找个没人的地!”狠狠地瞪了小东一眼,萧寒这才收回视线,看向他说的那两只香炉。
面前的香炉不大,毕竟要配合两方小庙,不可能做的很大。
不过,别看它俩小,但却古意盎然。
高耳阔口,肚子里面盛满了厚厚的香灰,尤其在青黑色的炉身上,还用古篆写了几个字,更为其添了几分古朴。
就是有些可惜,因为它俩常年放在这里,炉身上的那几个字经过风雨腐蚀,已经看不清到底写的是什么了。
“呵呵,这应当是上了年份的东西,放在这怎么没人偷?”弯下腰,伸手推了推其中一只香炉,萧寒发现它虽沉重,却并不是固定在地上,完全可以拿走,于是随口就说了这么一句。
“侯爷……”
甲一听到萧寒的疑问,顿时满脸的黑线,上前一步,在他耳边尴尬的低声道:“别开玩笑了,谁疯了会偷土地爷爷的东西?不怕土地爷爷生气,去惩罚他么?”
“惩罚?”
萧寒摸了摸鼻子,心道没人偷土地爷爷的东西?那是你没看到后世!那些人连佛祖身上的金粉都不放过!有些甚至都骑在佛像头上往下刮粉末,也没看到佛祖发怒,一巴掌呼死这些人。
不过,这话在这时就不适合说了。
迷信,有时候也有迷信的好处,就像是这样,慑与土地爷的威名,东西放在这都没偷,不也挺好的?
看过了香炉,萧寒索性蹲下身子,开始仔细打量面前的两座小庙。
土地庙比较寻常,就算是在后世,也经常能在乡野地头看到。
五行土地厚。
三方地道深。
两张小小的对联贴在小庙的两侧,里面一尊和善的老人塑像,好似千多年来,都没什么改变。
对于这方毫无特点的土地庙,萧寒只是一览而过,旁边那座并列的小庙,才是他注意的目标。
其实,在看这座庙前,萧寒的心也是忐忑的,所以才拖拖拉拉的先看香炉,再看土地,最后实在看无可看,再看它。
“我绝对没到过这里,但是这里却有我的塑像!难道说这不是我第一次穿越,上古时候,我就穿过?还被人当成了神仙?”
眼神一点一点移了过来,萧寒的心里突然有些烦乱!
话说自从穿越过后,他对于神仙迷信一说,已经不再跟上一世一般,嗤之以鼻!
毕竟他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神秘产物。
自从来到大唐,他有时候静下心来都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上古那些大贤,历史上那些名人,会不会也有跟他一样,是偷偷穿送过去!所以才留下那么多匪夷所思的神话故事?
一阵风吹来,掀起一片浮尘落在萧寒面前,同样也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
伸手扇了扇那些飞扬的尘土,回过神的萧寒苦笑一声:“呵呵,这时候还想这些做什么?就算真是前世的我,没有记忆,没有经历,那也不是我!充其量,只能算做长得像的两个人罢了。”
想完这些,萧寒收拾了一下心情,凝神朝前看去。
神恩赐大地。
厚德载群生。
这是挂在小庙旁边的对联,语气,规制跟旁边的土地庙一模一样!同样,在这小庙里,也有一尊不过一尺有余的小小塑像。
只不过,这尊塑像与旁边盘腿坐着的土地公公不同。
它是斜斜的站立在哪里,挽着裤腿衣袖,手上还捏着一株禾苗,在那张脸上,七分微笑,三分疲懒,被石雕匠人刻画的栩栩如生。
“这是我?”
盯着那尊与自己无比神似的塑像,萧寒瞬间明悟,这就是他!
“那这田,这鱼?”
慢慢的转过头,再看向刚刚的水田,他也终于明白,怪不得刚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不就是他在汉中曾经推行过的事情?
周围静悄悄的,萧寒身边这些基本都是随他一起去过汉中的老人手,除了刚跑过来,一脸莫名其妙的王五,其他人脸上,此时都是一副激动的神采!
“怎么了?你们这是咋啦?”王五背着一褡裢铜子,好奇的在这人面前晃晃手,在那人旁边跺跺脚,可就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吓的王五脸都有些僵硬了,还以为他们是大白天集体撞邪了。
“侯爷,这……”
小东没有理睬作怪的王五,他兴奋的拉着萧寒,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时候讲究主辱臣死,同样也讲究主荣臣兴!
而要说到荣誉,有什么比被人搬上神坛,心甘情愿供养更荣誉的事情?这份待遇,就连皇帝,也办不到吧?!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05 廟
“莫慌,镇定!”用力把小东的手掰开,萧寒的呼吸也加重了几分。
回想起当初在汉中的日子,自己与那些老农一起研究粮种,研究农具,研究农时!所为的,不就是有一天,它们会被发扬光大?
现在,江南的连年富足,已经证明它确实做到了当初的期望!而他们这些背后付出的人,却也没有被世人忘记!
面前的庙宇,与其说是对他的供养,倒不如说是对他的一种肯定!肯定他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可惜,任青,老孙,还有那些农人没有被一起放在里面……”压着强烈的激动,萧寒叹息一声。
不过很快,他又给自己独占这份荣耀找到了理由:“也罢,这庙这么小,要是你们都挤进来,晚上连个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等有一天他们给我换了大房子,你们再跟进来也不迟,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