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370章 私人喜歡相伴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不得不说,有一种让人感慨的事情,就是自己大学的时代鲜少像别人那样,参加一些大型的,全省甚至是全国性的比赛,也就是传说中的——没见过世面。
靠!
大学真是美好的时代啊,就凭着这么多马尾辫来说,就让人觉得这辈子略微有些近视的眼睛已经值了……
林浩却皱着眉头,眼睛只在搜索着抽签的主席台在什么地方,完全白瞎了他长得那么帅的小白脸,对于这一点,白昊是感到十分惋惜的。
至于白昊在哪儿……反正他是不在赛场内,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可以理解为一家私人影院,旁边正躺着俩美妞呢。
也没别人,莹莹和杨欣蕾,白昊不由得感慨着自己的能力,这么快就把俩美女给弄到私人影院的床上来了,唉,这女人看见自己就是走不动道……
“你们俩能否让我出去,社长,我实在是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呆一刻了,”莹莹皱起小脸,“你们难道就没有闻到这里有什么腥味吗?搞不好不久之前就是人家刚来过的地方,你们也真是不嫌弃!”
她一副被迫的模样,但是本来是白昊和杨欣蕾在这里,她住在别的地方,结果她自己过来了。
白昊糯糯地叫着说:“呀,咱们莹莹很懂吗,社长,你说是不是啊?”
“哎呀,小白哥哥,你可太坏了,不可以这样对我们家莹莹哦,也不可以打她的主意,”说着,杨欣蕾还搂住了莹莹的细腰,引得莹莹惊呼一声,“她可是我的。”
这一唱一和,还真有点夫唱妇随的味道,能有个懂自己的人可真是不容易,杨欣蕾应该有这种感觉,但是莹莹自己真的不想理解这种所谓知己难寻的感觉……完全就是共同堕落啊!
“这个容易,”白昊笑眯眯地说,“她是你的,那我把你弄到手,你们俩不就都是我的了吗?”
莹莹发誓自己真的想打人了,但是以白昊的程度,她估计自己打不过,毕竟她连杨欣蕾是个什么水平都不知道。
“咱们还是继续看林浩他们吧,我觉得他们比起你们更加正常一点。”泄气之下,莹莹只好转移话题,“话说起来,咱们直到明天的比赛,也不去露面吗?”
“当然不可以,明天虽然是双双对决,但是正式参赛的时候是必须至少有五个人才能算得上是一支校队的,替补最多两个人,可有可无,他们那边已经四个人了,所以只需要再过去一个人就可以了,”白昊躺下,“你不是觉得他们比我们有意思吗,那明天就你去比赛现场跟他们参赛吧,只要充一下人数就行了,初赛这种程度,不需要你出多少力的——我跟你杨姐姐在这里坐镇指挥。”
闻言,莹莹气愤道:“得了吧,你们俩指挥,呵呵,我怕你们俩不是在这里只顾着做什么舒服的事情,找不到北了吧?”
“哎?你怎么知道的莹莹?”白昊的眼睛里露出惊奇的眼神,“要不然,也是想跟我们一起舒服?”
“行了莹莹,你明天去会场,和他们一起作为云中大学参赛吧,我们会在晋级赛和决赛的时候出场的。”难得的,杨欣蕾正经了一回,当然,这种正经的温柔和关心,可能只对莹莹才会有吧?
莹莹犹豫了一下,对于杨欣蕾的话,她还是比较听的,毕竟也是为数不多的重要朋友了。
“哎呀,你不是小白哥哥的对手,这种辛苦的事情,当然还是姐姐一个人承受啦,唉,谁让我是个命苦的女人呢……”
但是果然正经不了几秒钟。
莹莹叹息一声,自己出门去了,她有自己的房间,刚才会留在这里,一方面是担心杨欣蕾做什么傻事,白白便宜别人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想看看林浩他们在梦境中怎么样,以及比赛会场的情况。
门关上了,白昊和杨欣蕾互相对视一眼,都心照不宣地笑了。
杨欣蕾略带着点宠溺地摇摇头:“这傻孩子,还真是为我操碎了心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丫头老是盯着他们俩会做什么苟且的事情盯得那么起劲呢?
在这个时候,投影屏幕中,玄光镜已经显现出了林浩他们抽签的结果,抽签中到的对手,果然是冥感学院,那个以幻术见长的学校。
白昊打了个响指,“Bingo!”
杨欣蕾眼睛一亮:“真有你的,太厉害了,没想到真的让你一对一进行培训,还就真能遇上这种能力的对手,你是怎么办到的,我还是难以相信,因果法则真的有这么神奇?”
白昊抽出一根延安,点燃了,也递给了杨欣蕾一根。
“其实,所谓的因果法则的修炼,修炼的是什么呢?就是在于变数,”他说,“修炼到化境之后,玄妙之处就在于,概率这种东西,只要你算出来了,并且定下来了,无论那个人或者你自己怎么抽,抽哪一张,用什么方式抽,都会抽到你预先定下的那个结果。”
“还有这种东西?”杨欣蕾惊奇道,并且靠在他胸前,“这已经不是人能够办到的事情了吧,我感觉概率论完全学了个鬼扯淡啊,我大学考概率论考试的意义何在啊,这我要是傍上你的话,我考概率论的时候,那无论我瞎写什么,你给我定个结果的话,那我都是满分啊!”
白昊掸掉一层烟灰,“呃,我能改的只有概率,改不了白纸黑字的智商这种东西……”
“太伤心了!”说着杨欣蕾又依偎上来了,还蹭啊蹭的人直痒痒,“不行,一定要小哥哥你好好爱人家才行,才能宽慰人家受伤的心灵!”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線上看-第370章 私人喜歡分享
白昊指间夹着烟没有动。
沉默了一会儿,杨欣蕾奇怪道:“你怎么不说话,还心跳得似乎有点快哦。”
罕见的,白昊面色有点正经,“嗯,我是想,小蕾,你是不是……”
杨欣蕾连烟都丢掉了,脚丫子盘起来表示暂停,“打住!可从来没有几个人这样喊过我,还小蕾,太恶心了。”
白昊看了下她胳膊,果然是鸡皮疙瘩起来了,但是真的是因为恶心吗?
他有些失望地将她扔掉在地上的烟头捡起来掐灭,“我是想说,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