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qa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九十八章 局已成閲讀-g1fxx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007号写字楼,每层大约2600平方,顶层最多1300平,因为顶层是圆形的可旋转建筑,每一小时就能转动45度视角,只要工作8小时,就能将A市的景色尽收眼里。
1300平可容纳四五百名员工,此时却鸦雀无声,静的掉落一根针都能听见,因为葛总裁被揍了!揍他的人是沈秘书。
葛元硕捂着腹部,身体微微蜷缩,感觉胃酸都要吐出来了!
“嘶…你下手可真狠呐!”葛元硕皱着眉头,冷嘶一声。
“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的教训!”沈雅韵满怀关心地说道:“赶紧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葛元硕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不想你涉险,龚富旺这个人太阴狠,已经对葛氏出手了,我想把事情处理好了再告诉你,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快。”
葛元硕想着沈雅韵应该会明白他的苦心和深情吧,谁知,给他当头棒喝。
“你觉得我会感动吗?我现在生气大于感动!”沈雅韵气得腮帮子鼓鼓的。
葛元硕大手一揽,将她揽入怀中,安抚道:“别生气了,要不然我再让你打两拳出出气,但是下手别重,我这里会内伤。”
沈雅韵白了一眼,懒得计较了,从他手下溜走,走向电脑前端注视着,一入目便是证券客服端,统计栏里面葛氏的股票满是绿色,正呈直线下滑趋势,情势十分不妙。
沈雅韵马上意识到葛元硕正在用什么方式挽回,一般股价的上涨或者下跌是根据买入股票和卖出股票的数量之差来决定的,如果卖出的比买入的股票多,则股价会下跌;如果买入的股票比卖出的多,则股价会上涨。
龚富旺将葛氏集团的股票大量买入,扫走了市场上的三分之二,再将那三分之二大量抛售,迫使葛氏的股票连连下跌,而葛元硕只能疲于补仓,否则葛氏集团即将面临破产。
“以本伤人!”沈雅韵凛若冰霜地说:“这种金钱上的博弈,就看谁的实力雄厚,这招狠是狠,但是太低估葛氏的实力了,最终只是两败俱伤。”
沈雅韵拍拍手叫停:“大伙们,停下你们手头的工作,这要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葛氏的职员们望向葛总裁,不敢妄动,因为公司的成败跟他们的生死相依,赢了,过着和往常一样的生活。输了,龚富旺一定会对葛氏的员工赶尽杀绝,让他们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葛元硕肯首:“放心吧,我保证不会输的,按照沈秘书的话做。”
职员们即当作停。
沈雅韵满意的点点头,拨通李沐阳电话。
纵横亡灵道 有无
李沐阳在转笔思考,如何快速完成任务,裤兜里的手机来电狂响,他掏出手机定睛一看,什么情况?刚刚才离开,现在就来电话了!
賽 亞 人
李沐阳拜了她码头成为她的手下,即当把备注改成沈老大:“喂,老大发生什么事了?”
电话一接通,沈雅韵就火急火燎的说道:“李沐阳,你现在把招募的事情先放放,当下帮我寻找一名高智商犯罪的资料,最好是金融界的!”
李沐阳不假思索的说:“巧了,这几年就有一个特别冒头的,每次犯案都没有破绽,我们只能定义为犯罪嫌疑人,老大,你这么快就想帮我立功吗?太好了你,谢谢老大。”
沈雅韵说:“立你的大头鬼,赶紧把资料发过来,事态紧急!知道没?!”
“十分钟,不…三分钟,三分钟我就把资料发过来。”李沐阳信誓旦旦地说道。
沈雅韵深呼了一口气,打一场战役,可没有这么轻松,现在只是备战的第一步。
葛元硕的心疼看着她:“辛苦你了。”
沈雅韵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你瞒着我,我现在会疲于应对吗?算了,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
她芊芊玉指在敲击桌面,指尖一下一下得点着,不一会儿,李沐阳以word版的形式发过来了。
姓名:凌枫
線上 看 言情 小說
性别:男
外号人称:幕刀
年龄:23
简介:为近年来最年轻慈善家
档案记载:警方近年来最关注、最冒头的人,是操控金融和影响股市的罕见高手。躲在幕后,像一把锋利的刀,随时收割。
可惜警方掌握不到他的犯罪证据,千丝万缕的线索都牵引不到他的身上,没法将他落罪!
“确实是个高手,做事滴水不漏,不留任何把柄,便不会受人威胁。”沈雅韵觉察这个人不错,可以收为己用,可惜,拥有独特本领的人都桀骜不驯,难以驯服收到麾下,所以只能玩硬的了。
沈雅韵拨通了一个虚拟号码,然后按下几个转接数字,最后转接到于绍那头。
因为红客联盟的人是要被重点保护起来的,想跟于绍直接对话,只能这样代号码转接。
于绍不便以真声对话,用了变声器问道:“你这搞事情的频率简直超出了我的想象,让我头发都白了几根。”
“发生了什么,你应该都知道,没时间闲聊了。”沈雅韵急忙的说:“你能不能制造一个假象,让一个人的账户余额急剧减少。”
电话那头,于绍笑笑地说:“终于可以搞点有难度的东西了,我先把他的资料发你吧。”
沈雅韵笑容逐渐加深,客气地说:“那麻烦你了~”
渠已成,只等水到。
——分割线——
别墅的地下室,一个青年,晃动手中的红酒,放着轻音乐,另一只手像是舞动钢琴在摆动。
“滴滴滴滴滴滴~”电脑发出了警报,黑客入侵,海外账户余额急剧减少,从9位数一路狂减,他双手猛按键盘,开启三道防护系统,可惜无济于事,账号上的余额还是变为了零。
这时,凌枫一旁的座机电话响了,这部座机从未响过,凌枫脸色很不好,深呼吸一口气:“喂!你是谁!”
“初次见面,就送了你一个见面礼,喜欢吗?”电话那头用了变声器,声音不男不女。
凌枫心底发毛,知道自己可能被那些不法组织盯上了。地下室这部座机电话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怎么会有人知道。
“你到底想怎么样?”凌枫说道。